BLOG

創作人專訪vol.17 帽子作家 KENT HAT - 帶來對話、相遇與笑容的帽子

by Kawagoe
2018.11.02

我在成為Creema的一員以來,負責的工作是撰寫文章以及製作影片,工作時最開心的是有很多接觸創作人作品的機會。在眾多作品之中,有一頂帽子在第一次見到時,就一直停留在我腦海裡。

 

雖然我本來對帽子沒有什麼講究,但是KENT HAT的作品卻告訴了我帽子的魅力。因此決定藉由這個機會拜訪帽子作家KENT HAT,詢問讓人看了心情愉悅的構想,以及創作的靈感來源從何而來。

KENT HAT的工房,位於日本千葉縣的閑靜住宅區中。

一戴上馬上變身,魔法帽子的魅力
― 開始製作帽子的契機是什麼呢?

我在製作帽子之前從事的是角色設計的工作。為了要製作角色的服裝而開始注意角色全身的穿搭,也是我試著著手創作帽子的契機。只要改變帽子就能讓穿搭更多元,這樣說或許有點誇張,但是只要一戴上帽子,整個人就馬上變得不一樣,好像施了魔法一樣。從那時候帽子在我心中變成非常重要的元素。

那時候才發現,有不少人會因為沒有尺寸等理由,「想戴帽子卻沒辦法戴」。於是我就想要自己製作看看,在三十歲時離開了工作九年的公司,進入帽子製作教學的學校。

要如何讓大家知道那是我做的帽子呢
― 菠蘿麵包帽子、蘋果派帽子還有吐司麵包帽子等作品都讓人看了很開心,但有沒有為了創作帽子而煩惱的時期呢?

在學習製作帽子時,對於海外職人製作的復古風帽子以及老舖品牌的高級路線非常憧憬。但是又覺得那些現有的作品,即使自己再製作相同的作品也沒有意義。

 

雖然說自己是帽子職人,但我一直在煩惱,真的能夠做出名符其實的原創帽子嗎?要如何讓人一看到帽子就知道那是我的作品呢?

KENT HAT品牌標籤。
― 之後的轉機是什麼呢?

我在第一年都是製作客人訂製的客製化帽子,直到某一次活動時第一次製作出完全自己原創的帽子,客人反應都非常好。那時候才知道,盡情製作喜歡的作品,也能夠被接受。這也是讓我想要以帽子表現出自我個性的契機。從那之後我開始著重於原創性與實用性的平衡。

自己「想創作」的帽子,以及大家「想戴」的帽子
― 在設計與構想上有什麼特別注重的地方嗎?

最近一直注意要讓造型更明確。如果造型很難理解的話,客人的反應也不太好⋯⋯

 

過去都是製作出帽子的版型後,到批發商找材料,但畢竟材料的種類還是有限。因為曾經有過找不到和造型相符的材料而妥協的經驗,現在都是一邊尋找材料,一邊將造型具體化。例如,如果不是像剛出爐的菠蘿麵包一樣有暖感的素材,光是菠蘿麵包的形狀就顯得半調子。

 

製作時會注意不要因為太注重實用性而忽略了主題,並盡可能的發揮造型風格。跟衣服一樣,帽子也應該擁有高自由度,戴著很可愛,擺在房間裝飾也很好看。

剛買回來的帽子材料,最早是這樣的形狀。之後要固定在版型上製作各種不同形狀的帽子。
經過反覆錯誤嘗試,終於完成自己獨特的版型製作
― 腦中的構想是如何化為具體形狀呢?

我在日常生活中都會不時想著「有什麼能做成帽子呢?」如果浮現在腦海裡的意象稍微成形之後,就會先製作版型。製作版型其實非常令人煩惱,多數的帽子作家應該也都這麼想。原本版型是由木頭製成,可是在日本國內製作木版型的職人只有少數幾位。最早我使用保麗龍試做看看,但保麗龍實在太輕了,無法將材料在上面用力壓出形狀。這時,我發現製作版型必須要有一定的重量。

詳細製作方式無法透露,但可以說是經過多次錯誤嘗試,耗時約三年才到現在的方法。因此能夠比木材輕,而且好切割,因此也能微調。如果以木頭製作版型的話,像是菠蘿麵包帽子一樣複雜的形狀可能就無法完成。

 

因為有適合自己的製作方式,讓我能夠實現高自由度的設計,讓帽子更接近自己的構想。

菠蘿麵包帽子的版型。原創版型從製作開始到完成大概需要一個月到一個半月左右。
因為喜歡甜食,因此構想出新作品的棉花糖帽子。完成後會長什麼樣子呢?
雖然KENT HAT原本都是在腦袋裡紀錄構想的形狀,最近也開始畫下紀錄用的插畫。「才剛始畫了幾頁而已⋯⋯」KENT有點害羞地給我筆記本上的插畫。
最能讓戴帽子的人,還有看到的人露出笑容的是什麼呢
― 怎麼想到要製作麵包系列的人氣作品呢?

因為我很喜歡吃麵包,也很喜歡麵包的形狀,很自然地就有這個構想。而那時剛好看到某部關於麵包的電影,被帶給人們溫暖的麵包給深深吸引了。

麵包當中最能帶來笑容的,應該就是菠蘿麵包吧!因此最早開始製作的就是菠蘿麵包帽子。

而這個是比菠蘿麵包帽子還要早成型的蘋果派帽子。當我知道有「豬肉派帽」這種帽子時,就想說為什麼沒有更多派呢?結合了職人思考與麵包愛好者,KENT HAT獨特的帽子就此誕生。

透過帽子傳遞手作品才有的魅力
― 什麼是手作的魅力呢

雖然使用同樣的版型,但也無法製作出完全相同的帽子。最能展露個性的地方就是帽緣了,微妙的造型仔細看就能發現殘留的手作痕跡,這也是手作品有趣之處。

 

出貨時,我會將尺寸調整膠帶、小卡片及說明書一起放入包裝中,將帽子與我的心意一起寄出。「原來是這樣的人製作的呢。」希望收到作品的人也能了解我的個性以及想法。

棉花糖帽子完成品,還能客製表情。
― 創作上有沒有很開心的瞬間呢?

我認為帽子是在戴上後完成的作品,因此客人收到作品後的感想會成為我下個作品的動力,我都覺得非常感謝。每次的評價都讓我很緊張,會因為客人的反應心情有所起伏。

 

最開心的是收到實際佩戴的照片,或是在社群網站上看到穿搭佩戴。很開心多了帽子讓穿搭能有更多變化。

訪談尾聲

「希望能因為帽子,而有更多的對話、相遇與笑容。」這是KENT HAT的理念。

 

KENT HAT的帽子都是讓平常不戴帽子的人也會想要戴看看的作品。而我也是被帽子吸引的其中一個人。

 

為了購買帽子的客人,KENT HAT都全心全意仔細製作每一件作品。將帽子材料套上版型、用蒸氣蒸後乾燥。這樣的工程重複多次,複雜的形狀全部都是手工作業。即使只是一頂帽子也需要花上幾週的時間。可愛而獨特的帽子,透過職人的巧手與心意完成。

 

充滿手作溫暖的KENT HAT原創帽子,要不要嘗試看看呢?

在部落格介紹▼
請將HTML碼複製並貼在部落格上
此文章的標籤
同一類別的文章
熱門文章
在部落格介紹▼
請將HTML碼複製並貼在部落格上